四时晴好

这里燕子
画风不稳定爱开坑
更新龟速
努力进步中

别笑

深红不足,特来自给自足(ಥ_ಥ)

以下为漫画红莲被俘的后续脑洞,

不存在剧透( •̀∀•́ )

短小君一号试水,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啦

坐等官方打脸嗯哼

求捉虫



深夜。




“别笑,不累吗。”




深夜醒了。因为这一句不知道是谁在梦里嘲弄自己的一句话。


那怎么行呢,这可是自己的武器之一啊。


他坐起来挠了挠头发,不知不觉中抓下来两根。就着月光看了看,心想就算自己老了头发也不会说话戳穿他的年龄吧。换做红莲就不一样了哈哈。


又笑着想起他了。


那句话会不会是红莲那家伙说的呢?


别死了啊。

忘了从何时开始,每次上战场前,他们都会交换这咒语一般的残酷字句。

有时是看着对方的眼睛,有时是错肩而过,轻声细语。而被抢先开口的人会回应一句“啊。”作为承诺,轻描淡写。


这次作战失败,最后没能救下他。

被带走的人是红莲,最激动的人却不是自己。


“可是!红莲是家人啊!!”优一郎怒吼。

这是只有孩子才能口传心授的关切,而他不能。


“撤退。这是命令!”红莲的血落到地上,蜿蜒成扭曲僵硬的赤色之蛇。他脸上的冷汗深夜看的一清二楚。殊不知自己亦是。


松开并拢的指尖,白发带着月光坠落。

真过分,为什么被带走的是红莲呢。我的军阶明明比他高啊。吸血鬼都没有人类的常识吗?


他的伤怎么样了,不会被吸血鬼以吸血来威胁他招供吧……不不,那样的伤脱离了鬼咒装备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一回事,被缴械的红莲,命又有多大呢?


如果他死了也不奇怪。

是啊。

他们都是不会再生的血肉之躯,生死天命,人类早已不是食物链顶端的上位者了。


深夜捂着胸口咳嗽起来,肋骨之上薄衫之下是厚厚的绷带。肋骨断裂加内出血。当医官解开他的军服的时候,白皙的皮肤上黑紫的淤青触目惊心,有成年男子手掌般大小。


上位吸血鬼只这么一抓,就足以让人咳出血来。


若非红莲回过神来挥剑救他,估计深夜就被拖到他跟前拽出跳动的心脏了。


深夜笑了笑,抓皱了手边营救一濑红莲的指挥官任命书。


“……如若营救失败,就地处决,以确机密安全……”


要是在吸血鬼阵营里找到了红莲,他肯定会笑着调侃“看来我对军方还有利用价值啊。”

届时他一定要把“别笑”这句话原原本本的还回去,“作为俘虏,就该有被救的心理准备啊红莲。”


深夜连台词都想好了。




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以我的生命起誓。






JULY 3rd 2015

zhuliangeyan


评论
热度 ( 46 )

© 四时晴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