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时晴好

这里燕子
画风不稳定爱开坑
更新龟速
努力进步中

FIFTY PIECES OF GRAY

题目名称来源五十度灰,不过换了其中一个词,因为是大大小小的片段集合,所以取了“碎片”的意思

文章会分成很多有关或无关的小片段,有捏他

单箭头费→_→米(主)→_→优,洁癖勿入

因为是很早就码的文,那时有两种翻译,一个是米迦尔一个是米迦勒,所以请自动代换下称呼(๑•ั็ω•็ั๑)

本文坚持一本正经的略施小虐路线

请勿掐cp

( •̀∀•́ )

50°

come and break it down for me

“我不怕。”

“好孩子。”

米迦勒闭上眼,回避落地窗上他们相互依偎的镜像。鼻息扫过,他已经准备好疼痛。

“嗯哼,米迦君为什么要闭上眼睛?”发丝随着主人姿势的变化,带着和唇瓣相同的温度无意地摩擦着颈项。

“就像您在进食的时候,不会睁眼看着您的食物一样。”

“米迦君还是这么有趣,所以我只要你。”费里德舔了舔伤口溢出的血液,米迦勒几不可查的缩了一下肩膀,“其他人类就算几口吃掉了,也无所谓。”

好冰。但是伤口却好热。

他回想起幼时父亲带他去医院打针的情景。

那是一个下雨的夜晚,米迦勒却被遗弃在公园的滑梯小屋里。

“我去给你买杯热饮,你在这老实带着。”

“好的,爸爸。”

然后他便等了整整一晚,直到高烧模糊了视线,直到雨水夹着大风淋湿了衣衫。

爸爸不会有事吧?

他缩成一团抱紧自己,单纯着,从未怀疑,然后便在路过的好心人的怀里蜷缩了一夜。针管的刺入和陌生手掌的安抚是从未有过的体验,米迦勒只觉得身上忽冷忽热,男人和女人的争吵似乎提到了自己的名字,却又不是和懊悔相关或类似的情感。

然后他哭了。他想他只是烧的太厉害,在做梦。

牙齿陷入皮肤的触感,会不会和针头的刺痛类似呢?忽冷忽热的自己,是发烧了吗?

“米迦君,你在发抖。”费里德看着落地窗上的投影,怀里的孩子像只被恶梦困扰的小兽。

“啊……对不起。”

49°

good boy

百夜米迦勒一直在变。

他的牙齿,他的身高,他的鞋码,他的嗓音,他的步幅,他反抗的力度,他不会再因忍耐而手心淌血,他看向费里德抬头所需要的角度,他的瞳孔,他的体温。

费里德有种莫名的成就感。

他愉悦的叹了口气,单手捏着米迦勒的小脸,让他张开小嘴。自从变成了吸血鬼,他便不再换牙了,这让事事追求完美的他很满意。

他想起几年前刚被圈养的小米迦来求自己给他一些消炎药的表情,就是这个带笑的男孩的诚恳祈求,让他对“家畜”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为什么要消炎药?”费里德饶有兴趣的撑着下巴看着不卑不亢的小家伙。

“小优在换牙,牙齿发炎了,现在还发着烧,我知道这很难受但是我没有办法帮他,所以我来见您。”

“哦?是很重要的朋友?”

“不,是家人。”

“真是个好孩子~那你准备拿什么来交换呢?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a Free Lunch,my boy. ”

“我可以把自己的血献给您。”

米迦勒无害的眨着眼睛,就像个面对屠刀却不知疼痛的柔软雏鸟。

费里德微眯赤瞳,他羽样的睫毛朦胧着跟前的雏鸟——好想……看他绝望的表情。

啊啊…真是想想都诱人。

然后他勾了勾手指让男孩上前,用宽大的手掌圈着细嫩的脖颈,紫色的拇指指甲挑起印有“百夜米迦勒”的银色铭牌。

“真是令人绝望的名字啊,米迦君。”他的笑意更深了,揉捏着微微上翘的金色发梢的同时又凑到米迦勒眼前,“身为魔鬼的人类也开始为了自我救赎而制造天使了吗?”

“您看过圣经吗?”

“在吸光一个牧师的血之后,从他手里拿来当做消遣的。”

金发碧眼的米迦勒啊,你的路西法又是什么样的呢?带着翅膀的天使,就能飞离罪孽迎接救赎么?


JULY 4TH 2015

zhuliangeyan

评论 ( 6 )
热度 ( 29 )

© 四时晴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