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时晴好

这里燕子
画风不稳定爱开坑
更新龟速
努力进步中

FIFTY PIECES OF GRAY 2

题目取自五十度灰,略有修改

费→_→米,有捏他

文章为有关或无关的小片段


坚持一本正经小虐路线


由于是较早码的脑洞,当时看的米迦尔被翻译成米迦勒,所以食用时请自行转换啦




48°


touch me like you do


费里德说,自饮下克鲁鲁的血后,他便昏睡了整整二十四小时。还是他把自己抱回他的寓所的。


或许是第三始祖的血液过于纯粹,给人类的身体造成了不小的负担,加上失血过多导致暂时的身体虚弱,总之,米迦勒发烧了。


坦白来讲,对于冰冷的吸血鬼而言,人类的体温只有热和常温两种状态,前者是活人,后者对应的就是僵硬的尸体。而费里德不希望米迦勒烧着烧着就变成不会动弹的植物小吸血鬼,那样多没意思——所以他摘了手套,洗了手,半好奇半认真的把宽大的手掌附上男孩的额头,开始观察这个陷在绵软被褥里的小吸血鬼半成品。


很烫,但不会不舒服。这种从没体验过的热度在接触到带着湿意的手掌后,迅速攻略了他的感观。


人类真是太脆弱了。

没有力量,又想守护珍爱之人的人类,更脆弱。


所以,当米迦勒提出佩剑的要求并主动来找费里德进行格斗训练时,他发现自己止不住的坏笑。


这无力的请求,也是绝望的一种吧?


尽管依赖我吧。

然后,再让我毁掉你。




47°


daydream


“我曾不止一次梦见被谁杀死。人类,吸血鬼,我自己。”


米迦勒许久没梦到世界崩坏前的日子了。他总是在暗影里徘徊着,梦里的小优有时给他稚嫩无力的拳头,有时给他不可或缺的怀抱。


然而他现在什么都没有。

温度对他而言是种久违的体验,甚至是无力的象征。


起初看到费里德观察陌生的幼童并表示感兴趣后, 他都会主动在当夜来到他的卧室,熟练的扯开领口表明不要伤害其他孩子。


“你不是说有我就够了吗?那就放过其他人。”


“啊哈哈!成为我的专属还不满足吗?所以说人类真是太贪心了……呀~呀~米迦君,太过温柔的话,会死在我手里哦。”费里德垂眸,刀一般的眼神死死盯着米迦勒,仿佛要将他从外到内剖个痛快,“要让我满意,需要的不仅仅是主动和血液啊。”


米迦勒闭上眼睛,深呼吸,是小优教他的冷静方法。


烛光下青涩的身体似乎闪动着暖阳浸染的光泽,这就是炽天使吗。


一个百夜优一郎,完全没有罪孽集合体的自觉;一个百夜米迦尔,不希望珍视事物受到任何伤害而独自承担罪孽。费里德强烈的意识到,自己想要破坏后者,想要用吸血鬼的颜色浸染他,让他……哪里也去不了!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米迦君?”


“救人。”


“但是你却没有兴趣救赎自己吧?”


“不需要。”


“很好!觉悟不错,我会让你后悔的。然后,再来哀求我吧!”费里德用嘴抽去白色的手套,看着冰蓝色瞳孔里跳跃的烛光,吻了下去。


冰凉的触感在汗水划过的时候减弱了痛楚,米迦勒深谙救赎的代价。前所未有的羞辱感令其战栗不已,又不能解脱。


还好……小优不在自己身边,真是太好了。



他不允许这样的自己,站在小优身侧。






JULY 7TH 2015

zhuliangeyan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四时晴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