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时晴好

这里燕子
画风不稳定爱开坑
更新龟速
努力进步中

FIFTY SHADES OF GRAY 5

不看前文也可独立成文,题目来源五十度灰,不过换了其中一个词,因为是大大小小的片段集合,所以取了“碎片”的意思

文章分成很多有关或无关的小片段,有捏他

单箭头费→_→米

本文坚持一本正经的略施小虐路线

好久不更了估计没啥人记得这个坑了吧

( •̀∀•́ )




42°

巨响过后一片死寂,很快,鲜血的气味便乘风而上占据鼻腔,浓烈而无法忽视。


张牙舞爪的美丽。难以直视的血腥。

像是因长势太过杂乱而刺伤自身涌出的新鲜血液,叫嚣着自己也有着生命的热度

——那是一丛瀑布般于三楼倾泻而下的染血白蔷薇。

本就若有似无的花香,被烈酒一样的血腥味掩盖了,可惜了一对口味上佳的小情侣。

宁愿跳楼,经年变成花下扭曲散落的枯骨,也不愿狼狈跪地束手就擒,永远背上家畜的名号。

“可惜了一丛无辜的花藤。”费里德无奈摊手,微笑着轻描淡写一句,转身时并没有看米迦尔的表情。他本就不在乎是否得手,和人类之间的抓捕游戏又不能来真的,弄坏了就不美了。

既然不能保持美丽,那么,死去也无妨。


纵使厌恶人类,百夜米迦尔内心还是五味陈杂。

“呐,米迦,一起逃走吧。”

梦里百夜优一郎吐字清晰,却也不再是年少无知的稚嫩模样。

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呢。

站在楼层巨大的豁口处,他纵身跳下,披风带起片片松垮的花瓣,枝叶簌簌作响。

落地时避开了浓稠四溢的血液,披风却不经意拂过死人带血带泪的脸——他经不住多看了一眼,那是种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他无需明白,他不过是个想变回人的人形赝品罢了,又何需为了旁人的鲜血而顾虑今后的道路。

只是披风脏了。

费里德啊哈一声,惊讶于米迦尔挥手解下披风看似随意一抛,但恰好盖住双手紧握的尸体的举动。


看来有必要堵住他,让他想明白自己的幼稚和立场。



就今天晚上吧。





41°

百夜米迦尔看着对面的百夜优一郎,他在流血。

先是一滴滴,而后是一缕缕粘稠的血液,再然后是闭眼听着都觉可怕的飞溅声。


米迦尔崩溃的捂住脸,指甲在扭曲的面容上刻下血痕。不是逃避,而是绝望的无能为力。

喂血,或者上前按住伤口都会失去优——他不能违背优的意愿将他变为他最痛恨的物种,也不能抵抗发狂的吸血欲望而伤害到优。

所以他还是什么都做不到。

除了旁观和自残。


哗啦一声。


无味的液体卷走了眼角耳边的温热,瞳孔适应了梦境之外的世界,猛一转头,看见昏暗的室内站着泼了自己一脸冰水的吸血鬼。

难得没有笑容。

米迦尔支起身子自嘲地笑了,喜欢欣赏自己一脸绝望的在梦里挣扎的费里德用这种方式叫醒自己的原因,他不想知道。

费里德面无表情,却缓步上前掐着米迦尔的脖颈,把流淌滚落的水珠舔了个干净。







只是冒个泡

NOV 2015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四时晴好 | Powered by LOFTER